电视剧《灵镜传奇》分集介绍(21-25)

门大器将结婚喜帖送到御剑山庄,邀请庄主尹天奇参加婚礼,赵云接帖灵机一动,爽快的答应,其实是想趁童氏族人都去参加婚礼,龙泽山庄唱空城计的时候,潜入山庄盗取幽冥剑。

在尹仲和剑秋十分独特的婚礼上,赵云和司徒振中途离席,和自愿前来助阵的飞天凤潜入龙泽山庄盗剑,没想到早有戒心的天奇,带了童心暗地追踪,在龙泽山庄中来个人赃具获,黔驴计穷的赵云还想为自己开脱,寒心的天奇却只丢下一纸休妻书后离去。狡猾的飞天凤在混乱中逃过众人耳目,偷偷潜入童战房内将灵镜盗走。

童战在门宅喜宴上对天雪一再敬酒,酒后大吐真言,天雪只是流泪无语,二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天行长老充满了智慧的眼中。

大器向宾客吹嘘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继承衣钵的好女婿,又把尹仲连夜打造好的宝剑送给宾客留作纪念,尹仲沉浸在与剑秋新婚的喜悦中没有在意,只有火、木两位长老明白,那些剑都不能杀生。

喜宴上,大柱因为打翻酒杯引起宾客间的争执,大器赠送的宝剑成了顺手兵器,想不到剑只要砍向对方身上,剑柄马上变得烫手难抓,客人认为这些剑下了咒诅,悻悻然离去。次日大器醒来只见到一地弃剑,弄明原委,要找搞鬼的童博算帐,门外却已挤满了被中看不中用的“门家剑”害死的丧家家属,众人要大器抵命,尹仲为保护大器被刺伤,看着丧家的痛苦,尹仲后悔自己打造出那么多伤人的剑。

童博和豆豆决定回“水月洞天”寻找那个穿红嫁衣的女子,天行长老提议请灵镜再现当年景象,也许可以解开迷团,这时大家才发现灵镜已经丢失,童博和豆豆还是上路了。

飞天凤终于拿到了她梦寐以求的灵镜,却苦于不知如何使用,正在借酒浇愁,大器因门家铸剑坊毁在自己手上也来酒楼买醉,被天凤逮个正着,想方设法的套问启动灵镜之法,大器看破她的用心,故意跟飞天凤拼酒聊天。

被一纸休书赶走的赵云,跪在御剑山庄大门外求天奇原谅,天奇心又软了,允许她重新进门,却把休书交给童心保管,赵云恨上加恨,变本加厉的要杀死天奇,再以遗孀身份接掌御剑山庄。

大器灌醉了飞天凤,将灵镜取回,顺手交给到酒楼来找他的尹仲,让他送回龙泽山庄。谁知灵镜突发红光,似乎正在抗拒着来自某处的强大魔力,尹仲循线追踪,来到埋藏幽冥剑的黑水潭边,越来越强的魔音召唤着尹仲,要他去潭中取出幽冥剑,半空中突然响起在黑水潭边守护的泪痕呵斥声,尹仲惊醒,落荒而逃,掉落在洞穴外的灵镜不知去向。

尹仲回到铸剑坊发现大器和剑秋都已经被寻找灵镜的飞天凤挟持,尹仲追上三人,怒发魔功重创飞天凤,救下剑秋和大器,原本逼在他后腰的黑气却更重了。

童战在黑水潭边找到了昏迷不醒的泪痕请隐修医治,隐修断言泪痕中毒太深已经无药可医,气若游丝的泪痕,急切的要在有生之年,亲眼看到天雪嫁给童战。

童博与豆豆回到了“水月洞天”外,灵镜出现在保护“水月洞天”的外围潭水中,童博看到水中的灵镜显现出当年邪恶的尹仲,伸手捞镜,却被水中的一条剧毒红蛇咬伤,童博本能地用上了家传的“龙神功”来驱毒,恍惚中,他又看到当年尹仲被童氏族人放逐的悲惨,以及尹仲的独生女儿尹凤因误食毒蛇而死去的情景,在灵镜中,尹仲愤怒的发下毒誓:他要修炼成神,消灭“水月洞天”童氏一族。

豆豆和童博回到“水月洞天”,一位老人交给豆豆一只外族女人遗落在地狱岩顶破烂不堪的绣花鞋,两人循绣花鞋的线索找到谷底,发现了两座坟墓,一座是御剑山庄老庄主尹浩的,另一座无名无姓也无碑。两人又找到了天雪居住过的岩洞,确定那只绣花鞋就是当年天雪留下的,他们更意外的发现,还有一名女子和天雪住在一起,童博判断,这位女子一定和自己梦中的姑娘有关,而豆豆也开始相信,那个穿红嫁衣、站在岩顶的姑娘也许真的存在。两人决定在谷底多住几日调查清楚。

谷底不知岁月,又无食物充饥,豆豆只好采食野果,不知道她跟天雪一样也中了慢性剧毒。

某夜,童博突然被异声惊醒,他在灵镜引领下竟然找到洞穴深处一个寒冷的石窟,看到一座打开的冰棺,并在灵镜显象下,看到了棺中的小女孩被人救出来的过程,而那个小女孩,就是多年前尹仲以为中毒而死的独生女儿尹凤。

大器怕飞天凤再次上门索要灵镜,决定打造一面假镜备用,尹仲再次动用了法力,并把大器打造失败的几面镜子全都施过法拿到集市上去卖,镜中每个人都变得美丽或年轻,一时间又造成抢购,大器告诉买家那些镜子叫“灵镜”。

隐修为了筹办童战的婚礼,带天行和金长老到集市上采买,遇到了闻讯而来的飞天凤,正出手抢夺所谓的“灵镜”与尹仲大打出手,适逢剑秋来替尹仲送饭,天凤不敌尹仲,抓住剑秋做要挟,尹仲狂性大发误伤剑秋,暴怒之下几乎杀了天凤,天行和金长老及时喝止,飞天凤仓惶逃回御剑山庄。平静下来的尹仲茫然望着自己伤人的手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有隐修明白,尹仲体内潜伏的魔性,快要压制不住了。

天凤连番挫折,自知武功低微,转而把目标转向天奇,她想尽办法亲近天奇,盼他青睐,赵云看在眼中,知道天凤可以利用。可惜天奇对她并无好感。

童博从岩洞里遗留的破烂长衫,推测出“泪痕”就是和天雪在谷底相伴五年的女人,他一厢情愿的认为,在他失去记忆的日子里,“泪痕”就是那个陪在身边,也是常出现在他脑海中的那个穿红嫁衣的女子。